手機網
微信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2019年6月12日 8:59來源:蕭山文化遺產

  “蕭山老街數坎山,塘上起步帶中飯,雙板橋頭彎一彎,下街還有大半爿。”在蕭山民間,自古有這樣的流傳,說的就是瓜瀝鎮坎山老街。老街全長號稱十里,形成于明末清初,在清末最為繁華。這也是蕭山境內保存最完好的古長街。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坎山老街

  在這條老街旁邊,有個叫“司馬第”的清代老宅,引起了筆者的注意。盡管老宅石庫門樓上的飛檐翹角已被毀掉,甚至連繁雜的磚雕墻畫也被鑿掉抺去,但依然掩蓋不了它曾經的輝煌。

  這處宅子的主人是誰?為什么會被稱為“司馬第”?在跟老宅后人的交流及有關史料的考證后,歷史的細節開始逐漸清晰起來……

  01

  補鍋匠的奇遇

  在對司馬第老宅后人的走訪中,筆者聽到了一個關于司馬第主人的頗具戲劇性的故事,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

  老底子坎山有個姓周的后生,職業是生鐵補鍋手藝人,俗稱補鍋匠,平時走街串巷尋找營生,生活過得緊巴巴的,是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老街的故事你可曾聽說?

  當地有個大戶人家,有個如花似玉的小姐一直待字閨中,說媒相親的人踏破門檻了都沒有被小姐看中的。據說小姐曾經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戴鐵盔穿金袍的俊男來娶她為妻,從此小姐便認定鐵盔金甲者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因此一般的人也入不了小姐的法眼。

  在這年的春天,補鍋匠依舊在走街串巷吆喝補鍋,突然天降大雨,補鍋匠便急中生智,將隨身攜帶的鐵鍋倒扣在頭上擋雨,穿過一大片油菜地去尋找避雨的地方。在一大戶人家,邂逅了白富美小姐。小姐見前來躲雨的周郎長得英俊帥氣,再看他頭頂鐵鍋,身上沾滿金色的油菜花粉,就好似頭戴鐵盔、身披金甲的夢中人,于是便認定這就是上天安排的姻緣,此生非周郎不嫁。

  這等好事突然降臨到自己身上,補鍋匠自然是喜出望外。但未來的老丈人卻很不樂意,做了小姐很多思想工作,但依然沒成功。最后老爺發話了,“如果一定要嫁給補鍋匠,就沒有嫁妝,而且出嫁時只能身上穿一套衣服走。”后來,還是母親心疼女孩,偷偷在女兒的嫁衣上綴滿珠寶,這樣既不違背老爺的規定,又能幫助到女兒。

  就這樣,補鍋匠娶到了白富美小姐,改變了人生。婚后小姐用珠寶變賣所得,給周郎盤了個店鋪。除了補鍋,后來又陸續經營起其他生意。隨著生意越做越大,過去的窮小子變也成了遠近聞名的富翁。

  02

  開掛的人生

  窮小子迎娶白富美的故事也許太過于童話色彩,但確實存在于民間口述中。但這還不是最神奇的,周郎的好運仍在繼續,接下來的故事會讓你驚掉下巴。

  這個故事是有年代的,清乾隆三十年(1765);也有季節,春天;還有地點,是浙江海寧某茶館。這天周郎正在茶館喝茶,一位風流倜儻的白面書生帶著隨從走進店堂。周郎微笑著跟書生打招呼,雙手端起茶杯往前一敬:“先生請了!”知己相逢的橋段大扺如此。書生見周郎放在茶桌上的水煙槍鑲滿寶玉,造型精致剔透,反復把玩愛不釋手。見對方如此喜歡,周郎豪爽地說:“先生若是中意,就送給您吧。”陌生人的慷慨讓書生心中江湖氣頓生,再加上言談甚歡,兩人便有惺惺相惜之意。最后書生提出要義結金蘭,兩人一拍即合,當即執手相稱兄弟。

  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周郎于1765年的春天在海寧茶館結拜的這個兄弟可不簡單,他的名字叫愛新覺羅?弘歷,就是鼎鼎大名的乾隆皇帝。

  乾隆一生六下江南,他為什么要南巡?有人說是為了游玩享樂,也有人說是為了尋找生母,相傳雍正帝曾以女兒與海寧陳氏兒子相換,乾隆實為海寧陳氏之子,金庸的《書劍恩仇錄》中就說乾隆是陳閣老的兒子,但這些只是坊間傳說,不足為證。乾隆自己在《御制南巡記》中說:“予臨御五十年,凡舉二大事,一曰西師,二曰南巡。”可見他把南巡作為自己生平最重要的功業之一。其實南巡真正目的是為了解決江南地區的社會問題,穩固清朝的統治,其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督促水利。當時江南地區水患嚴重,浙江海塘多次告急,乾隆六次南巡中有四次親臨浙江海塘,督促海塘建設,今天還有老人傳說在蕭山衙前吟龍閘外的錢塘江上曾經泊過乾隆皇帝的龍舟。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乾隆時修建的鐲鐵石塘

  只用了一盞茶的時間便與皇帝結拜,周郎的人生從此開掛,成為了朝廷官員。根據司馬第周氏后人的敘述,“祖上跟乾隆皇帝在海寧茶館拜把子確有其事,作為乾隆盟弟,位列第十四,稱為十四王爺,被朝廷封為司馬,司馬第為乾隆帝敕令紹興府督造。”

  03

  揭開司馬第的迷霧

  傳說畢竟是傳說,不能成為歷史的考據,民間口述也因為夾雜了太多感情色彩,需要仔細分析,去偽存真。那司馬第的主人到底是個什么人物呢?

  首先我們來分析司馬這個官職。司馬自西周時開始設立,掌管軍政,西漢是作為大將軍的加號,隋唐后是兵部尚書的別稱。到明清時,士大夫們將同知稱為司馬,而同知是明清時文官官職名,也稱為分府,在清朝為正五品。而職能通常為佐理知府之鹽政,緝捕盜匪,海防等行政事宜,相當于州知府的一個佐官,若外出駐派者,其派駐辦事處稱為“廳”。

  因為舊時蕭山屬于紹興府,所以如果這個周司馬存在,他應該是紹興知府的佐官,協助知府管理鹽政、海防等事務,派駐到蕭山坎山工作。知府是從四品,相當于今天的正廳級市委書記。同知是正五品,比知府低一級,相當于今天的副市長級別,當然他的官職比蕭山的七品縣令要大多了。

  那周司馬的工作單位叫什么呢?筆者查閱了相關資料,發現清代紹興府設有“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也就是紹興府的一個派出機構,專門管理蕭紹一帶的海防、鹽務等事宜。因為當時坎山塘外就是錢塘江,塘內則是蕭紹運河,這個分府一方面要修筑海塘保障安全,另一方面要管理漕運、處理鹽務事宜,責任重大。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錢塘江主流改道由赭山以北入海,坎山北端大片泥沙淤積形成陸地,稱為“南沙”,所以取名叫“南塘海防水利分府”也在情理之中了。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清朝時,紹興府設有“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

  今天司馬第會不會就是這個“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呢?也是有很大可能的,因為當時坎山地理位置重要,是海防要地,加上漕運繁忙、商貿發達,官府在此設立管理機構確有必要。而且根據當地老人口述,司馬第曾經是衙門,后來才成為周氏府邸。老人所說的“衙門”或許就是這個“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

  讀者也許要問,周司馬是怎么當上這個“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的主官呢?真的是因為和乾隆皇帝的結拜嗎?前面我們說了,這只是民間的口述,真實的歷史或許并非如此。封建時期,一般人要當官只有兩條路,要么科舉考試,要么花錢捐官,如果周司馬不是通過科舉考試當官的,那只有走捐官這條路了,聯系上面我們講述的坊間傳說,大家不妨腦補這樣一個故事,看看是不是符合情理。

  坎山有一周郎,通過婚姻或白手起家成為富商后,謀求仕途發展能夠光耀門楣。當時坎山正處在海防重地,屢遭潮水禍害。但由于修筑海塘需要大量經費,周郎便向朝廷捐了一大筆銀子,既為官府分憂,也希望以此能得到個一官半職。此時正逢乾隆皇帝南巡到浙江視察海塘建設,此事被乾隆得知后,被周郎的一片忠心所感動,考慮到坎山地區海防的重要性,便命令在紹興府下設立了一個新的機構——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并在坎山老街敕造了官邸,于是周郎就變成了御賜的新機構主官,成為司馬第的主人。

  這或許是司馬第由來比較靠譜的解釋了。

  04

  司馬第的后人們

  筆者尋訪到仍居住在司馬第的周氏后人周成榮先生。據他說司馬第曾經有三重門,有賬房、正廳,東北面更有一座閑適的花園別院,東南面曾經有一畝半荷花池,正門前有旗桿石,還有一座萬年臺。聯系到上文所說的信息,如果是御賜的官邸,那府第前建萬年臺,豎旗桿石也就順理成章了。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司馬第全貌圖

  為證明祖上與皇帝的淵源,周成榮專門帶筆者拜謁他們的祖墳。此墓主人是周司馬第二子,碑文有“新林第十六世/皇清勅封/儒林郎/衡國周公”字樣,可以看出坎山周氏來自衙前新林周,那周司馬就是新林周的第十五世。儒林郎是清朝從六品文官的散官官階,是一個虛職,相當于現在的副廳級跟正處級之間的一個級別,說明周司馬的兒子周衡國也得到了皇帝的敕封。

  周成榮還帶筆者去了位于坎山鳳升村的周氏宗祠。宗祠內曾設私塾,但凡周氏子弟讀書由祠堂負責費用,其中有人還中過道光甲辰年(1844年)的恩科進士,有祠堂門口的旗桿石為證。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周司馬后人之墓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司馬第周氏后人周成榮

  現在住在司馬第的,還有周司馬的第四房后人。主人向筆者展示了祖先的畫像,群像最上層居右的是周司馬第四子,以下遞次是子孫,畫像最下面居右的員外是畫像擁有者的祖父,由此推測畫像為清朝末年畫成。群像中共有八位鳳冠霞披的夫人,鳳冠上均有“奉天誥命”四個字。誥命夫人也證明了周氏族人確實得到過皇帝的封賞。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周司馬后人畫像

  筆者曾在坎山一座土地廟內發現一塊刻于清光緒三年(1877)的石碑,碑上刻有龍紋,抬頭是“欽加運同銜紹興南塘海防水利分府管理鹽務周”字樣,內容大概是對滋擾海塘及鹽務匪徒的警告。運同是清代主管鹽務的官職,在鹽運使之下。鹽運使是從三品,相當于現代的享受副部級。運同是從四品,相當于現代的正廳級,也就是和紹興知府是同級。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清光緒三年(1877)的石碑

  這個管理鹽務的周運同會不會是周司馬的后代呢?我們先假設他是,再來進行反證。先從周氏祖傳的畫像來看,從畫像上方數下來第三位周氏后人,也就是周司馬的曾孫有四位夫人,說明到曾孫輩時周家非常興旺,可以推斷他的官職也應該不小。周司馬自己是正五品,他的二兒子是從六品,曾孫當上了運同是從四品,符合家族興旺的特征。我們再來排排時間,周司馬是乾隆年間人(1765年左右),如果曾孫是光緒年間人(1877年左右),中間相差的這100多年也正好是差不多四代人,也符合年代輩分排序,并且最重要的是這位運同也姓周,這恐怕就不是巧合那么簡單了。當然,上述還是筆者的推測,需要有更為明確的資料加以證明。

  據說周司馬共有九子,是坎山最大的望族之祖,輝煌于清末民國的坎山同泰當周氏據說是周司馬第七房后代。據《坎山鎮志》記載,同泰當開設于清同治年間,在周邊地區名望很大,不僅因為資金雄厚,信譽良好,還因為同泰當熱心公益事業,建設“義莊”用來贍養守節婦女,同時也救濟窮苦百姓。在地方基礎設施建設上,同泰當也作出了不小的貢獻,坎山老街的石板路就是同泰當出資鋪就的。由于同泰當當時較高的社會聲望, 其主人周良甫被稱為“良甫店王”。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杭州市文物保護單位:坎山同泰當

  現在住在司馬第的,還有一位“明星人物”,那就是抗戰老兵周福康,據說是周司馬的第八世孫。老兵出生在司馬第,后來到紹興稽山中學讀書,1940年蕭山淪陷后,他便投筆從戎,加入了抗戰部隊。從此離開了司馬第,輾轉在全國各地戰場。抗戰勝利后,他作為勝利方到臺灣接受日軍投降,并與日本女教師邊見須惠子相識,上演了一出現實版的“海角七號”。2016年,周福康被志愿者找到,這位靠撿破爛為生、曾經有個日本女友的抗戰老兵,經媒體報道后頓時成為了新聞人物,各路媒體包括日本讀賣新聞社都紛至沓來,沉寂已久的司馬第又再次熱鬧了起來……

是最強逆襲?還是商而優則仕?坎山老街司馬第的傳奇故事

  抗戰老兵周福康講述當年的故事

  05

  后記

  時代的橡皮巨大而粗魯地拭去舊痕跡,能讓人凝望沉思的地方已剩不多。雖然筆者探尋到了司馬第的一些蛛絲馬跡,但由于年代久遠,加之周氏宗譜已毀,缺少足夠的參照物,即使走訪了許多周氏后人,心中仍有疑惑未能解開,僅靠回憶口述的歷史又帶有些許缺憾,只能盡量去摸索推測。如果真如筆者所言,司馬第曾經是“紹興海防水利分府”,那么在我們今天挖掘錢塘江文化、大運河文化,推進鄉村振興、文旅融合的時代背景下,坎山老街和司馬第會不會因此而迎來一次重生的機會呢?

作者:黃匯源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